对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要准确在地图上找到卡塔尔的位置并不容易。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卡塔尔这个面积仅1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仅168万的中东小国,恐怕只有两样标志性事物:石油和半岛电视台。

但北京时间2010年12月2日23时40分,国际足联宣布了一件足以震惊世界的事件——卡塔尔击败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获得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权。

眼下,2011年亚洲杯正在卡塔尔进行,即将进入淘汰赛阶段。除了关注谁将成为亚洲足坛新霸主之外,中外媒体此次采访亚洲杯的另一个聚焦点在于:卡塔尔究竟有没有能力成功地举办一届世界杯?

本报记者分别在2001年、2006年、2008年和今年先后4次到访卡塔尔,本次亚洲杯期间更广泛而深入地采访了卡塔尔的各方人士,力求从多个方面解读卡塔尔筹办2022年世界杯的现状,希望和读者诸君一起探讨这个11年之后的谜底。

按规划,2022年世界杯将分布在以多哈为主的7个海拔在4米至41米的城市举办。

事实上,卡塔尔国内真正符合常规意义上“城市”概念的,只有首都多哈一地,全国超过85%的人口都集中在多哈方圆20公里以内生活。其他6座世界杯城市,除了两座位于多哈以北50公里之外,其余4座均在多哈周边25公里以内。这些所谓的“城市”,其实仅相当于中国中型城市的一个区。无疑,2022年世界杯将是历史上比赛城市分布密度最高的一届世界杯。

卡塔尔计划建造12座符合标准的大型球场,耗资预计总共近400亿美元。本届亚洲杯在5个球场举行,这5个球场中属于未来12个世界杯球场的仅有3个,而且,只有这3个是已经建成的。其余9个,还悉数躺于设计图纸上。即使是3个已经存在的球场,座位容量也达不到国际足联规定的世界杯举办标准,因此这3个球场也需要扩建。

美国《全球金融》杂志最新放榜,卡塔尔以人均年GDP为90149美元的成绩,在182个国家和地区中名列富有榜第一。对于这个石油富国来说,兴建球场的资金并不是问题。记者在2001年采访十强赛时,哈里发体育场还只是一个陈旧的小球场,周围被沙漠环绕。但到了2006年,该体育场已经成为亚运会主体育场,周围的沙漠已经变成了人烟稠密的购物中心。应该说,卡塔尔在10年之内兴建9个新球场、改建3个已有球场,这些任务是可以完成的。

但对卡塔尔的挑战还不仅仅在于球场,有不少采访亚洲杯的外国记者拿着卡塔尔的地图问组委会:卢塞尔在哪里?据卡塔尔申办世界杯的标书指示,2022年世界杯的揭幕战和决赛都安排在一个叫卢塞尔的城市内的地标体育场举行。但记者问过数名当地出租车司机,没人能回答出这座城市的位置。原因?这座城市还没有建成,目前尚在规划中。除了卢塞尔这座“隐形的城市”,未来将修建的多哈港体育场应该位于一个人造半岛当中,但至于这个人造半岛何时开建,同样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或许11年之后,连卡塔尔在地图上的位置都会改变。”《海湾时报》的一名记者打趣说。

在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后,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第一个提出建议,卡塔尔可以把世界杯改到冬天1月份举行。本届亚洲杯,卡塔尔也破天荒地把比赛安排到1月份举行,这导致下届世界杯的亚洲区预选赛要被推迟8个月才开始。

当然,对于参与本届亚洲杯的球员和媒体记者来说,卡塔尔1月份的天气确实很不错,平均20摄氏度以内的气温是相当适合足球比赛的。为此,应邀出席亚洲杯开幕式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也公开表态支持“卡塔尔世界杯冬天办”的观点。

但亚足联主席、卡塔尔人哈曼随后正式发表声明,表示卡塔尔绝对不会更改世界杯在夏天举办的惯例,不会因为天气原因而改至冬天举行。

卡塔尔申世标书中的数据显示,卡塔尔六七月份的日平均气温是下午低于37摄氏度、早上低于31摄氏度。但记者不会忘记,当年10强赛9月份在多哈进行的时候,地表温度高达近50摄氏度。即使在如今的1月份,卡塔尔人仍习惯到晚上才出来进行集体活动,白天鲜有人在室外行走。如果卡塔尔坚持把世界杯放在夏天举办,那么球员和球迷将如何忍受酷热的煎熬?

卡塔尔方面目前大肆宣传的一个对付办法就是:利用高科技的手段,建造带有空调降温系统的体育场。他们模拟的具体方案大致是:球场外的一个太阳能收集器将水加热,提供能量。需要使用冷却系统时,一个吸收式冷冻机利用提供的能量将水冷却,并输送到一个储水设施,这个储水设施负责向每一排座位上的观众脚踝和颈部所在高度输送约18摄氏度的空气,这些空气将最终充满整个体育场,球场附近区域的温度可降至27摄氏度。

不但号称球场能降温,卡塔尔申办世界杯的标书中还称,这些球场的空调系统将符合“零碳排放”标准,完全属于“绿色世界杯”范畴。但如果从目前卡塔尔室内空调的使用现状来看,很难想象“低碳”对于他们的意义。

未来的“空调球场”到底是怎么样的?几乎每个来采访亚洲杯的记者都想找到答案,但暂时无人能够提供具有现实参考价值的标本。

“你们怎么能想象,10年后的卡塔尔是今天这个样子?那时候,我带中国队来比赛就住在喜来登,当时海湾边上只有这样一间五星级酒店。”作为卡塔尔申世大使的米卢,说这番话的时候坐在喜来登酒店的大堂里,回想2001年十强赛,“但现在如何?这里的五星级酒店多得数不过来。11年后,有什么不可能的?”

确实,2001年的时候,国家队下榻的喜来登酒店是多哈最好的一家酒店,孤零零地矗立于多哈的西海湾边。到2006年亚运会,喜来登酒店附近已经鳞次栉比地布满了多家五星级酒店,豪华程度也远胜喜来登。2008年,中国队在世界杯亚洲区20强赛中客战卡塔尔队,下榻于洲际酒店。当时记者感觉这家酒店设施只属平常,外围也相当荒芜。这次亚洲杯,中国队同样入住洲际酒店,新闻官董华感慨:变化太大了,酒店内观变化大,外围也多了许多建筑,热闹多了!

毫不客气地说,多哈如今俨然就是一个大工地,各处搭满脚手架的在建大楼数不胜数。不过,以世界杯的接待容量要求来看,卡塔尔面临的挑战依然巨大。

卡塔尔的申世团队明确表示:不会接受海湾国家联办世界杯的建议,卡塔尔将独立承办。亚洲杯只有16支队伍,被安排在5家五星级酒店下榻,训练则安排在7个训练场。而世界杯将有32队参加,供接待32强使用的五星级酒店要有64家候选,同样,可供选择的训练场地也必须有64个之多。卡塔尔的申世标书中也承认,如何提供能满足32支队伍需求的相应设施,是当前的最大风险。

除了接待32强,卡塔尔还要有巨大的魄力去应对超过50万的入境球迷。往届世界杯,主办国可以在城市空旷处设立很多临时搭建的球迷露营区。但在夏天的多哈,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这就势必需要兴建更多旅店供球迷住宿。本届亚洲杯由于非东道国的入境球迷人数很少,因此对球迷的接待问题还体现不出来。但2022年怎么办?按照他们的预算,在7个主办城市新建的旅店至少要能供应总数达84000间客房才足够。要完成这种规模旅店群的兴建,各城市的中心区域已绝难满足,卡塔尔方面恐怕要考虑如何尽快利用他们的沙漠地带了。

交通恐怕会成为困扰卡塔尔举办世界杯的另一个难题。事实上,卡塔尔至今还没有全国公交系统,当地人出行的唯一选择就是自己开车。外国人到这里出行怎么办?要不打车,要不就租车。而多哈正规的出租车数量很少,如果赶时间,恐怕只能选择要价更高的非法营运的“黑车”。以记者10年来数次出访卡塔尔所见,这种交通难的情况至今尚无改善。

最大的改变是10年前多哈街头跑的车并不多,鲜有堵车。毕竟,卡塔尔人富有,而这里的汽油价格每升仅需人民币不到2元。但如今,多哈的汽车保有量已呈几何级数激增,堵车已成家常便饭。亚洲杯组委会有向记者提供定点班车,每趟班车穿梭于球场和媒体指定酒店之间,正常的运送耗时在半个小时之内。但亚洲杯期间却多次出现到晚上9时班车仍被堵死在大马路上,记者要花费1个多小时呆在班车上的情景。

当然,南非世界杯已经令各路记者和球迷见识了在一个没有公交系统的国家举办世界杯的痛苦。以卡塔尔地方之小、球场密度之高,未来即使来不及修建公交系统,恐怕也会比南非强。

如今,卡塔尔政府已经把解决交通问题纳入了“2030年远景计划”中。目前全境900公里的高速公路会增建,未来5年将投入20亿美元建成以多哈为中心,辐射其他世界杯主办赛场的高速公路网,2019年会建成连接多哈至邻国巴林的高铁系统,甚至到2020年会建成覆盖多哈的地铁系统。卡塔尔申世团队还承诺,届时会建立从12个体育场到多哈市中心的公交系统,每个球场也会提供足够容纳球迷自驾车需求的停车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